人大釋法意思 人大釋法

但人大常委幾時會行使解釋權,即涉及第三款內容,有異議。香港法律界認為,按文理解,人大釋法要先由香港特區法院做提請,香港法院提請係人大釋法先決條件 [5] [6];但中共同建制派認為,人大釋法權無人可以限制。 釋法問題
人大釋法
釋法也可指解釋法律。見司法解釋,立法解釋。 人大釋法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全國人大常委會)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香港基本法》)作出解釋,亦是香港主權移交後才出現的新詞彙。根據《香港基本法》第158條,全國人大常委會擁有對《香港基本法》的
其中,1999年人大常委會應特區政府的請求,對居港權進行釋法,避免了香港無法承受的大量人口湧入問題,為香港社會正常發展提供了保障;也是
人大釋法,全稱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香港基本法,係中華人民共和國常設立法機關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所制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憲制文件《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作出立法解釋。
[基Auntie] 永續無用;釋法玩曬 - 香港高登討論區
其中,1999年人大常委會應特區政府的請求,對居港權進行釋法,避免了香港無法承受的大量人口湧入問題,為香港社會正常發展提供了保障;也是
人大釋法是維護香港法治的重要舉措
 · PDF 檔案人大釋法是維護香港法治的重要舉措 – 35 – 全國人大常委會對《香港基本法》解釋權的來源,還 必須看《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相關規定。《香港 基本法》之所以直接規定基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 大常委會,實際上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關於全
釋法這件事本身是《基本法》第158條,以至國家的《立法法》第42至44條都有規定,即人大常委會有解釋法律的權利,以及當中標準為何。 而且早在1999年,香港終審法院在處理“劉港榕案”的時候,其中的判詞亦認可人大常委會釋法的權利是“普遍而不受限制的”。
莊永燦 律師,區議員 2017年6月1日《明報》刊登訪問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的特稿。在訪問中,李國能稱「人大常委會應避免透過釋法,推翻
持英籍算雙重效忠?何君堯:港環境特殊_香港-多維新聞網
【Now新聞臺】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表示,人大常委會根據基本法有釋法的權力,香港的法官仍可自行根據證據作出裁決,並不影響香港的司法獨立。鄭若驊:「基本法是憲制性的文件,解釋權當然是在最高權力機關也就是人大常委會,司法獨立一點都沒有受到第158條的影響,司法獨立的意思,無論你是
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五次釋法的內容特徵與意義
 · PDF 檔案釋》(以下簡稱“人大釋法")。這次人大釋法是香港 回歸祖國逾19 年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五次對《香 港基本法》進行釋法,也是最重要的一次釋法,由於 涉及到“港獨”這個香港敏感的政治,法律問題,直 接關係到新一屆立法會能否正常運作,關係到特區政
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104條釋法,資深通識科教師許承恩表示,同學可先了解人大釋法是什麼,再思考今次釋法的理據是否充分,探討釋法對香港帶來的正面及負面影響。
人大釋法為何要「斬件」? Posted on 2005-05-02 by 司徒華 「斬件」是廣東話俗語,意思 是:用刀大力把東西劈成一件一件。比如,你到燒臘店買一隻燒鵝,說一聲「斬件」,夥計便會用他那頗大的利刀,替你把燒鵝支解為一塊一塊
【插畫】摩利支天菩薩,用全新的美術風格畫佛像! - 壹讀
僭建中嘅「僭」字是指非法建築,指人大釋法係僭建就是說人大釋法係非法。 終審法院自 1999年吳嘉玲案, 劉港榕案到2001年莊豐源案,到2011剛果案,終審法院一直完全承認全國人大常委會的釋法權的合法性,而家係唔係反對派法律界議員和港大法律學者都要不尊重,都要推翻終審法院這十幾年的判決?
沒有一次人大釋法是安全的
人大釋法對香港法治與人權的衝擊,相信不需要筆者多講。 至今人大總共釋法5次,分別是:1999年有關居港權,2004年有關政改五部曲,2005年有關特首任期,2011年有關國家豁免的法律原則,以及2016年 …
清新雋永:人大釋法的挑戰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日前在港大演講,指出香港作為行使普通法的地區,首先會以字面意思解釋《基本法》條文,當中法庭亦有義務為人權作出寬鬆的解讀。如果法庭未能清楚解讀《基本法》的字面意思,便有可能需要其他文件協助。
我是李柱銘。香港回歸20年,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不同的條文作出五次釋法,每次都傷害了特區的法治。 第一次釋法在1999年,終審法院宣判,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均擁有居港權。特首第一次提請人大釋法,推翻終審法院的解釋。
摩利支天 菩薩(插畫)東宣文化 - 每日頭條
人大主動釋法合法,是維護香港法制應有之義。首先,人大主動釋法,香港終審法院早就贊成,擁護,認可。1999年終審法院聲明:全國人大有主動釋法權「全面而不受限制」(general and unqualified),且申明合國家憲法第67條(四)「解釋法律」和《基本法》第158
為何不可以釋法?
只有當條文涉及中央管理事務或中港關係時,終審法院才會提請人大釋法。例如2011年,香港法院審理「剛果案」時,由於外交事項由中央負責,因此終審法院才首次主動提請人大釋法。近日律政司建議終審法院於審理「外傭居港權案」時提請人大釋法,以解決雙非問題。
人大主動釋法合法,是維護香港法制應有之義。首先,人大主動釋法,香港終審法院早就贊成,擁護,認可。1999年終審法院聲明:全國人大有主動釋法權「全面而不受限制」(general and unqualified),且申明合國家憲法第67條(四)「解釋法律」和《基本法》第158
【Now新聞臺】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表示,人大常委會根據基本法有釋法的權力,香港的法官仍可自行根據證據作出裁決,並不影響香港的司法獨立。鄭若驊:「基本法是憲制性的文件,解釋權當然是在最高權力機關也就是人大常委會,司法獨立一點都沒有受到第158條的影響,司法獨立的意思,無論你是
溫和泛民赴京傾政改 - 太陽報
【HKG訊】本身是大律師的中澳法學交流基金會主席馬恩國(圖中)今日召開記招,他表示,儘管不能否定中央釋法有政治原因,但從國家層面來說,釋法有其必要性。 他指出,終審法院過往指人大常委會的釋法,對本港所有法院都有約束性及凌駕性,但法院判詞沒有指出釋法影響到香港法院的
【新聞智庫】人大釋法爭議
人大在釋法前,應徵詢基本法委員會意見,基本法第158條沒列明除了終審法院提請人大釋法,還有甚麼途徑啟動釋法。 回歸後,首次釋法是由行政長官董建華主動提出,當時引發很大爭議。第一次釋法涉及居留權,當年終審法院裁定擁有香港居留權人士所生子女,不論父母在他們出生前是否永久
1 天前 · 進一步措施可能涉及到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待香港實行單一國籍作出一個專門的人大釋法,將國籍法的有關原則加以清晰化,這確實會改變掉
1 天前 · 進一步措施可能涉及到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待香港實行單一國籍作出一個專門的人大釋法,將國籍法的有關原則加以清晰化,這確實會改變掉
【立法會補選】姚松炎飾劣跡 巧言難掩假誓 - 香港文匯報